中国体育彩票顶呱刮5元怎么对奖

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

陕西首例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案

发布时间:2019-09-03 16:06

陕西至正律师事务所——安龙斌律师团队经典案例

陕西首例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案


【案情简要】

           2017年1月18日,被告人白某和?#25991;场?#29579;某(均在逃)携带两箱犀牛角乘坐航班从香港飞至西安。到达西安机场后,?#25991;场?#29579;某先行离开,留下白某携带装有犀牛角的行李通关入?#22330;?#30333;?#31243;?#21462;行李后,在通过海关工作人员通道时被海关工作人员阻止,并在接受检查时发现行李箱内装有疑似犀牛角制品。后经鉴定,白某走私进境的疑似犀牛角制品为非洲犀,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?#27490;?#38469;贸易公约?#32602;–ITES)附录1;犀牛角净重25.373千克,经济价值为6343250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  (犀牛角,图片来源网络)

【律师工作】

          2017年3月,陕西至正律师事务所接受白某?#36164;?#22996;托,并征得白某本人的同意,指派安龙斌、武玥源律师担任涉嫌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案犯罪嫌疑人白某的辩护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接受指派后,为了能够更多?#31169;?#26696;件情况,确定辩护思路,疏导犯罪嫌疑人心理,安龙斌、武玥源律师先后去看守所会见白某二十多次。

           在侦查阶?#21361;?#22240;本案是多人共同作案,而被侦查机关当场抓获的,仅有白某一人,所以很多证据之间并不能相互印证白某所说的事实。侦查机关根据白某交代的线索,曾将本案的另一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,但因证据不足,检察机关对李某作出不批捕决定。尽管辩护人向侦查机关提出过白某系从犯的辩护意见,但侦查机关却认定犯罪嫌疑人白某系本案的主犯。 

          在审查起诉阶?#21361;?#23433;龙斌律师、武玥源律师与公诉机关联系,递交委托手续后,及时查阅所有案卷材料,又认真听取犯罪嫌疑人白某的辩解。安龙斌律师认为,本案系共同犯罪,在主犯没有归案的情况下,白某仅负责将他人从南非携带的犀牛角包装箱通关,在共同犯罪中起?#25105;?#20316;用,应认定为从犯。为了证实这一辩护观点、获得公诉人认可,在安龙斌律师的组织下,团队成员经过多次讨论研究,分工协作,紧密配合。在查阅其他省市相似判例,收集了相关学者对于该类案件的一些学术观点后,辩护律师形成了准确、充分的辩护观点。安龙斌、武玥源律师也多次前往西安市人民检察?#28023;?#19982;公诉人沟通案情,提交白某系从犯、自首的律师辩护意见。但因本案其他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嫌疑人未归案,公诉机关认为,在其他同案犯没有归案的情况下,无法排除白某系主犯的可能。因此,公诉机关对辩护人提出从犯、自首的辩护意见未能采纳。

(本案辩护词和?#25163;?#24847;见)

(辩护律师为本案所做的所有工作)

           

  (辩护律师工作卷及律师所列当庭发问提纲)

           在审判阶?#21361;?#23433;龙斌律师与团队成员再次对该案的辩护观点进行了论证,一致认为,如果认定白某是主犯没有法定减轻情节的情况下,按照现行法律规定,白某将可能在十年上量刑,在其他主犯未能归案的情况下,如果现有证据能认定白某系从犯,而不认定,则对白某以主犯论处明显不公,也不符合刑法总则关于共同犯罪区?#31181;?#20174;犯的规定。因此,在为白某进行有罪辩护的情况下,应该在庭审?#21009;?#20986;对白某系从犯、自首的辩护观点,最大限?#20219;?#25252;白某的合法权益。为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,安龙斌律师再次对司法案例的比较分析,整理出主犯未归案,从犯如何认定?#32422;?#36208;私数额量刑幅度有关材料,并准?#36127;?#24403;庭发问提纲、?#25163;?#24847;见、辩护?#23454;?#24237;审材料。尤其在书写本案辩护词时,安龙斌、武玥源律师不厌其?#22330;?#21453;复斟酌,前后修改辩护词草稿多达十次。

(庭审现场直播图 ,辩护人安龙斌、武玥源律师)

           2017年12月15日,本案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,并在互联网?#29616;?#25773;。庭审中,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,被告人白某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珍贵动物制品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?#36820;?#19968;百五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,应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追究其刑事责?#21361;?#24182;认为,由于该案的其他同案犯未到案,故不能认定白某系从犯。庭审中,被告人白?#31243;?#30333;交代?#20284;?#36208;私的犯罪事?#25285;?#24182;对?#32422;?#30340;行为表示深刻忏悔。安龙斌、武玥源律师当庭发表了辩护意见。认为,本案系共同犯罪,被告人白某事先并没有见过本案所涉犀牛角,也并不知道本案犀牛角的数量和价值。虽然本案的同案犯并未到案,但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白某系该案的主犯,根据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,应认定白某系从犯。另外,被告人白某有自首情节,有明显的悔罪表现,?#35270;?#23545;被告人白某减轻处罚。

【判决结果】

           2017年12月底,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?#21592;?#26696;公开宣判,在判决书中,法院采纳了辩护人提出的部分辩护意见,认为“本案系共同犯罪,在整个走私犯罪中,被告人白某仅负责从香港跟机到西安机场,将他人从南非带出的装有犀牛角的包装箱携带入关,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?#28304;我?#21487;视为从犯,依法可减轻处罚” , 判决被告人白某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年。被告人白某接到判决后,服判息诉。

【案件小结】

            本案是陕西省内首例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案,也是首例主犯未归案认定从犯的案件,我省可供参考的判例资源和司法?#23548;负?#27809;有,尤其是本案中涉及到的两个重要问题:

            在主犯未归案情况下,已归案被告人能否认定为从犯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    本案涉及的走私数额特别巨大如何量刑问题(按照相关法律规定,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数额超过100万的,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)。

            故公诉人、法官办理此案,在定罪量刑上都存在困惑。由于安龙斌律师及其团队人员,认真阅卷、研究案情,并通过不同途?#31471;?#38598;百余份相似判例,整理出 相关从犯认定标准?#32422;?#37327;刑标准,及时提交给合议庭参考。最终说服合议庭对被告人白某从宽判处,取得意想不到的辩护结果。案后,被告人白某及其家属对安龙斌、武玥源律师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极高的专业素养表示由衷的敬佩!

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

? 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   ?#38469;?#25903;持: 新丝路网络
中国体育彩票顶呱刮5元怎么对奖
不思议迷宫怎样赚钱 章鱼彩票群 25选7开奖号 福建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北京单场比分即时直播 彩经网app手机版 陕西快乐10分软件下载 2014年076期特码资料 全世界篮球比分网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表